看似不同,实则相近 泸州与永川共扬长板融“圈”

2020-05-28 08:27:59来源:老鸭窝|老鸭窝在线视频|老鸭窝视频在线观看编辑:阮长安

泸州与永川,虽跨越川渝两省市,却又毗邻而居。

蓬勃发展中的永川 陈科儒 摄

对于泸州人而言,永川城区的泸州街是一处特别的存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这条街是当时永川通往泸州的必经之路。

历经数十年发展变迁,泸州街如今已是永川城中的一条繁华商业街。数十年间,永川变化的不止一条街,但不变的是与泸州的情谊。

在发展之路上,泸永看似不同,实则相近:泸州正打造“公园城市”新名片,永川则打造产、城、景融合发展的样板区域,城市提质皆为“宜居、宜业、宜游”;泸州加快打造“三大千亿产业”,永川形成了五大工业主导产业和大数据产业,不少企业可形成产业链互补;泸州正打造区域教育中心,永川是“职教名城”,可共同为本地及周边培养各行业专业人才……

当前,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上升为国家战略,泸州与永川地处重庆和成都两大“极核城市”之间,两地正结合自身优势,共同提升区域辐射影响力。

产教融合“范本”

人才吸引好企业,好企业又留住人才

5月21日上午,李启利和同事一起准时进入重庆云谷·永川大数据产业园,开始一天的工作。

李启利是重庆云谷·永川大数据产业园内一家影像公司的职员,主要从事动画人物制作。去年9月,李启利从重庆文理学院毕业,直接就与公司签了约。

在重庆云谷·永川大数据产业园,像李启利这样在当地读书,毕业后留在当地就业的人不在少数。

要素资源都不及重庆主城区的永川,却将人才留在了本地。

成立于2008年的永川大数据产业园,经过数年发展,现累计引进企业330家,员工规模超1.4万人,逐步形成了服务外包、软件信息、数据处理、数字内容和电子商务5大产业集群。2019年,园区实现产值244.7亿元,税收2.68亿元。

大数据产业园凭什么聚集这么多人才资源?

从企业招引来看,这里吸引了携程网、阿里云、中国普天、科大讯飞、达瓦等大数据领域的“头部公司”入驻,在人才的吸引上已经有了强劲优势。

在这些公司内,不少员工在未毕业时就已来此实习。通过实践学习阶段,学生掌握了一定技能,在接下来正式工作中便不会感到陌生。这也为企业带来了好处。

“我们把企业相应的项目实训案例放到学校教学过程中,让这些职业类院校的学生接触到企业真正的实训环境。”达瓦未来(重庆)影像科技有限公司市场总监杨文博告诉记者,这样的模式不仅解决了企业在招聘当中遇到的员工技能不足的问题,同时也节约了企业岗前培训的时间成本和资源成本。

“头部公司”集聚对人才形成强大吸引力。其他企业纷纷选择在永川落地则与当地的人才有着很大关系。

重庆创宇后天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是一家网络科技领域企业,其总公司在成都天府软件园。该公司总监李云云告诉记者,去年,总部考虑在外地新建分公司,仅用两周时间就确定了建在永川。

落地永川,除了成渝高铁串接了成都与永川外,李云云还看中了当地的人才培养,特别是当地高职院校在专业设置上有着市场倾向性。“如客户服务这些专业,好多院校都设置了,有比较多现成的人才。”李云云说。

人才要留也要“流”

教育强市抱团发力,以区域带动周边发展

让高校专业与地方产业“对口”,让教育推动地方发展,推动校企融合、产教融合,这是永川高职教育转型的目标方向。

经历了从起步到扩张阶段,目前,永川已有16所大中专院校。2017年起,永川高职教育开始从数量向质量转变,并结合当地产业结构和企业需求,科学设置办学专业,让学生一毕业就有市场,让企业在本地就能招到工。

再看泸州。

拥有扎实产业基础和诸多高校资源的泸州,近年来产业发展已由单一结构向特色多元转变,企业招引和人才培养方面也随之有了明显变化。但如何才能培养和留住更多人才?

答案或许在此——

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吹响号角,人才共同培养是值得探讨的新课题。

5月12日,泸州市政协调研组前往永川调研当地教育工作。随行的泸州市教育和体育局领导与永川区教育委员会领导借此机会进一步洽谈了职教工作,并表达了希望双方加强往来、加深合作的意愿。

“我们与泸州的合作,相信很快就会开展。”永川区教育委员会职成教育服务中心主任邹有奇介绍,泸州市教育和体育局与永川区教育委员会下一步将建立务实长效合作机制,在专业建设、人才培养、师资交流、课题研究、产教融合、校企合作等教育领域尽快确定一批具体合作事项和项目。

“职业教育离开了产业就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邹有奇说,希望川渝两地地方产业好、教育资源又富集的城市,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国家战略加持下,形成城市群,在区域内开展深度合作,解决人才流动的问题,再辐射带动周边发展。

人才流动,这在川渝校企之间已有案例。

位于永川国家高新区凤凰湖产业园的重庆华中数控技术有限公司,数年前便为泸州部分企业提供产品和技术支持。在产教融合上,该公司也为四川省内的学校提供了实训基地,目前也与泸州某高职院校开展了前期的沟通。

“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肯定会有很大帮助。”该公司副总经理田进宏说,以前公司跟泸州的对接并不多,但通过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双方在共同搭建的平台下,未来无论是产品技术支持还是人才交流互动都会越来越多。

发展离不开产业

寻找互补点与契合点,延伸补齐产业链

人才服务地方经济发展,经济发展离不开产业支撑。

近年来,永川重点突出抓招商、抓增量、抓项目、抓要素、抓服务,着力做强主导产业、培育新型产业、优化传统产业、淘汰落后产业、融合数字经济,形成了智能装备、汽摩及零部件、电子信息、特色轻工、能源及新材料五大工业主导产业和大数据产业。

泸州则精准对接全省“5+1”现代产业体系,大力培育千亿白酒产业、千亿电子信息产业和装备制造、航空航天、新能源新材料、现代医药等组成的千亿新兴产业。

有着相同的产业基础和重点打造产业,泸永两地产业合作有了基础。

当前,永川区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与泸州市经济和信息化局正在密切接触,有意共建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制造业合作示范区。

“以后各个层面交流更多,彼此更加了解才有更多合作机会。”永川区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副主任薛辉说,产业相似带来竞争,泸永两地竞争关系会一直存在,但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所带来的是合作机遇,这不仅是两地政府要做的事,部门和企业也要“动起来”。跨越行政界限,两地在产业的相互配套以及产业链延长补齐上还有很大的合作空间。

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对深化两地合作所带来的重要作用不言而喻。而加快融入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基础设施互联互通是重要一环。

这段时间,永川至泸州高速公路重庆段项目正有序推进。该项目起于王家堰枢纽互通,止于永川区宝峰镇与泸州市泸县毗卢镇省界处,与泸永高速公路四川段相连接。项目分为两个标段同步推进建设,其中一标段的主体工程已经完成近90%。今年年底前,这条全长21.5公里的跨省大通道将正式建成投用。

与此同时,泸永高速公路四川段正加快前期推进工作,计划今年6月全面进场施工,力争2022年国庆建成通车。届时,泸州将打通至重庆主城区最近的一条高速通道,从泸州出发,1小时便可抵达重庆主城区。

无论是基础设施建设,还是产业协同发展,或是人才共享,泸州与永川正逐步开展多层次、多领域的合作,共扬长板,共同融入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

现场

长城汽车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分公司智能工厂:平均每2分钟诞生一辆长城炮汽车

5月21日上午,在永川国家高新区凤凰湖产业园的长城汽车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分公司智慧工厂里,一辆辆宝蓝色皮卡车随着检测线传送带缓缓移动,几名工人正在做新车下线前最后的检测,对整车内外饰以及四轮定位、360环视等进行检验。

长城汽车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分公司生产基地智能工厂。泸州日报记者 牟科 摄

自2月22日复工,长城汽车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分公司于3月初恢复到了正常的生产水平,日产整车428辆,平均每2分钟就有一辆长城炮整车汽车诞生。“即便如此的生产速度,重庆工厂仍欠了12000辆的长城炮销售订单。”长城汽车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分公司公共关系部部长安玉贺说。

这样的生产速度,得益于智慧工厂的生产模式——长城汽车重庆智慧工厂是长城汽车全球第五个、中国南方首个全工艺整车生产基地,也是长城汽车着力打造的智慧工厂。工厂拥有冲压、焊装、涂装及总装四大车间。焊装车间拥有98台日本发那科机器人,自动化率达100%;涂装车间拥有46台涂胶、喷涂机器人;冲压车间内两条大型全自动高速冲压连续生产线,具备ADC一键换模及ATC一键换端拾器功能;总装车间的SPS+AGV自动输送系统,自动上线率达70%。同时,工厂通过APS(高级计划排程)、MES(制造执行系统)等系统的应用,实现了生产计划协同、创造过程管控、质量管理、设备管理、供应链协调和信息采集与设备集成。安玉贺说,相同的产能,重庆工厂比其他工厂用工少了近一半。

去年8月30日,长城汽车重庆智慧工厂在永川正式竣工投产;去年12月5日,长城汽车在重庆智慧工厂举行了“‘万’炮齐发‘智’惠全球长城炮第10000台下线仪式”发布会。短短三个多月时间,长城炮实现了“从零到万”的突破。

漂亮的销售业绩,证明了长城汽车落子永川的正确战略眼光。

长城汽车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分公司总经理刘青山说,选择永川,一是因为重庆本身就是汽车产业基础比较扎实的城市。二是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战略中,永川具有相当不错的区位优势,水路陆路铁路都方便。三是看中了永川有十多所职业院校、13万职教学生,可以为企业稳定用工、稳定控制成本提供保障。目前,长城汽车永川工厂大部分员工都是永川职教毕业生。

而对于永川来说,长城汽车重庆智慧工厂不只是引进的第二个百亿级项目,更是一条产业链——长城汽车落户永川后,至今已引领当地形成了3家整车汽车工厂、2家整车代工企业、10多家汽车零部件企业组成的汽车产业集群。

3月20日,长城汽车与永川再次签约,追加投资10亿元,再建一个汽车整车工厂,打造一款高端越野SUV新车型,预计年产6万辆、产值达100亿元。

安玉贺说,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的大背景下,泸州和永川的合作前景很好。得知泸州也在发展汽车产业,作为业内人士的他说,现在汽车行业正在转型,从前些年每个家庭拥有一辆代步车的硬性消费需求,转为注重舒适、配置、品牌价值这样更为高端的消费需求。他建议,泸州发展汽车产业可以从侧重新能源方面入手,往诸如无人驾驶等汽车智能化、网联化方向发展。“我们公司推的产品几乎是半智能化驾驶,变速巡航、智能巡航、智能掉头等,不用手脚操作就可以自动驾驶。这应该是今后汽车产业发展一个大的趋势。”

专家观点

泸州是成都的一只“脚”也是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的一只“脚”

国家推进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的主要目的是将成渝“双核发动机”建得更强大,并带动整个西部地区的发展。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把“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联系起来,打造全国的“第四核心经济增长极”。

泸州市委党校基础理论教研室经济学副教授陈出新认为,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要想成为全国的“第四核心经济增长极”,扩大开放是必然之路,而扩大南向对外开放是其发力点。“双核”之一的成都,“短板”之一是“缺水”。扩大开放,成都急需一只“脚”蹚入“水”中。坐拥长江黄金水道的泸州,地处成渝城市群南端,是成都东出南进的最近出海口,是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通向东南亚的最近通道。泸州是成都的一只“脚”,也是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的一只“脚”。

陈出新认为,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中,泸州有两大独特优势:第一,四川提出“四向拓展、全域开放”,第一个就是“突出南向”。从线路上来说,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最重要的对外开放就是南径。尽快打通隆(昌)黄(桶)铁路以及黄(桶)百(色)铁路,则接通了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的一条重要命脉。届时,泸州不仅是四川,还将成为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南径最便捷通道。

5月21日,中国(四川)自由贸易试验区川南临港片区、泸州综合保税区、中国(泸州)跨境电子商务综合试验区实现“三区合一”,正式独立封闭运行。在陈出新看来,“三区合一”正是泸州进一步放大对外开放的优势之举。

陈出新说,泸州是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区域内除成都、重庆以外,唯一自贸试验区、综保区、跨境电商试验区“三区合一”的城市,这是泸州的一大优势。而“三区合一”,是需要站在如何更好地为西南地区服好务这个高度来“合一”,要进一步解放思想,放眼未来,站位全局,把泸州的这三区变成西南地区的三区。比如进行飞地化建设或者效仿企业进行股份化建设,并进行相应配套服务,吸引南北商贾齐聚,打造西南开放新高地,使其真正成为西南地区改革开放的窗口,共享政策红利。

当然,国家推进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于泸州而言,不仅仅是机遇,也面临着挑战。首当其中的挑战就是港口竞争更为激烈。

据媒体报道,成都物资通过“蓉万铁水联运班列”出海,比从泸州、宜宾和重庆主城3个港口下水可节约运输时间3到5天,运费也更加低廉。更重要的是,相较于万州港,处在长江更上游的泸州、宜宾两大港口,枯水期通行船舶受限……这些都是泸州不得不正视的问题。

“这就需要我们主动作为,从其他地方为泸州港‘开源’。”陈出新认为,当务之急是要尽快打通隆(昌)黄(桶)铁路以及黄(桶)百(色)铁路,把贵州广西的矿产品、山林土特产品运过来;加快建设叙(永)镇(雄)铁路,使泸州的经济触角真正延伸到云南范围,让这些地区适合水路的货物走泸州港。

记者手记

先行一步,同是“圈内人”

在全国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泸州市委书记刘强在接受人民网专访时表示,推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拟在泸州与重庆市永川、荣昌、江津三个区毗邻区域规划建设川渝合作示范区。力争2—3年内,先行推进泸州、永川一体化发展,进而在四地毗邻区域全域推广。

泸州与永川,毗邻而居。

当前,永川在“重庆向西”进程中,被纳入主城都市区,作为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重要节点和支点城市。泸州乃四川的南大门,正加快建设川渝滇黔结合部区域中心城市,也是全省经济副中心7个候选城市之一。泸州向东发展规划中的“泸东新区”和荣昌、永川接壤。这既是顺应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的国家战略,也是泸州推进川渝合作的使命担当。

秋声月色饶江云,携壶相呼有近邻。4月至5月,泸州党政代表团赴永川区考察学习,泸州市政协主席会议成员赴永川区学习,泸州市发改委、市口岸与物流办、团市委、泸州日报社等部门单位纷纷与永川区对口部门签署合作备忘录、签订行动协议书、召开合作联席会、进行线上交友云相亲……两地各种各样的交流对接均是一起积极谋求跨区域发展成为“圈内人”。

其实,论地缘优势,泸州和永川早就是一个“朋友圈”。永川城里至今还保留着泸州街,旧时永川去往泸州要穿过这街。历史留存是追忆,也是见证,更是发展的一脉相承。如今连接两地重要往来的泸永路正在升级拓宽;作为泸州到重庆最便捷的泸永高速公路已开工,建成后泸州到永川的车程将从90分钟缩短至40分钟。

今年,泸州还要与永川加快谋划实施渝昆高铁、重庆—泸州—宜宾沿江货运铁路、永川至泸州市域铁路(延伸至川南城际铁路)、长江泸渝段生态航道整治项目等。

如果说以前的泸州和永川是毗邻相知,那么,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这一环将两地扣得更紧,同频发展更是相融。永川规划建设科技新城,泸州谋划泸东新区,都是瞄准建设川渝合作示范区的目标。唱好“双城记”,泸州与永川携手打造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的“先行试验区”正当其时。

泸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彭祖平 陈红 徐勤勇 谢蕤 周丽 朱虹 肖婷 牟科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