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赤水河畔,合江60后“摆渡人”撑船30载站好“最后一班岗”

2020-06-09 15:10:10来源:老鸭窝|老鸭窝在线视频|老鸭窝视频在线观看编辑:阮长安

 

/items/202006/200609153649281000162BA9.mp4
scolplayer视频播放器

 

车辋,渡口最后的摆渡人,即将失业,车轮滚滚,通过大桥,驶向新生活。

老鸭窝|老鸭窝在线视频|老鸭窝视频在线观看泸州消息(记者 周梦颖 郭荞璐 龙欣雨)6月8日清晨,泸州市合江县车辋渡口,一艘名为“合江人力渡2号”的铁皮船停靠在岸边。雨后的赤水河面,云雾缭绕,渡口对岸是合江县法王寺镇山后头村。

天刚蒙蒙亮,第一个出现在渡口的人是车辋镇居民杨安容,她今年53岁,“摆渡”有30余年。她一头利落短发,身着宽松上衣和一双易穿凉鞋,开始准备撑船去河对岸载今日第一批要过河的村民。她的“队友”——合江县法王寺镇山后头村村民李学芳,也已按时在对岸等待与她会合,两人将共同开启新一天载人渡河的工作。

“摆渡”缘起

女承父业,从“船家女”到“摆渡人”

杨安容的父亲也是一名摆渡人,那会在渡口摆渡的船只都是由专门的单位管理。年少时的她,时常会去渡口帮父亲售票,有时自己也会帮忙打打下手。逐渐的,杨安容开始熟悉这样的工作环境,便决定入职做一名专职“摆渡人”。后来单位取消,杨安容也差点“上岸”。

“停工”之后的杨安容,思来想去还是决定捡起自己的“老本行”,并于1990年,与自己的朋友合伙出资,造了2艘铁皮船,成为了“摆渡合伙人”。在那之后,杨安容便一直从事着这项工作,从未停止。

“我觉得划船是唯一熟悉且能上手的事情,坚持了那么多年,也放不下这个去做别的事了。”杨安容笑着说,儿子有劝自己,说不要再继续划船了。“赚不到啥钱,还这么累,何必呢?”

尽管如此,杨安容仍旧“不死心”,坚持到了现在。“我就乐意干自己熟悉、能上手的事情,趁自己能动的时候就动,不想以后后悔。”杨安容说,以前船票每人2分钱,后面3分、5分、1毛、2毛…...一直到现在每人2元,自己也算见证票价上涨的人了。

一撑,一划,一摆,一拉…...如此反复,这样的动作,杨安容已经记不清多年来已经做了多少次了。杨安容划着船,感叹着:“现在坐船的人相比前几年要少的多,很多人都会选择从桥上过河,选择坐船的人大多都是居住在渡口周边的老人和小孩,每月逢农历三、六、九,是镇上赶集的日子,那几天乘船的人比较多,一天可以载60多人过河,平日里每天只有30多人乘船过河,每个月收入大概2000元不到。”

每个月赚的钱,杨安容还需支付一部分工资给李学芳,这样算下来,杨安容每个月的收入也不高,为何还要坚持继续当“摆渡人”呢?

杨安容娴熟地握着船桨,边划边说:“划船虽然枯燥,但毕竟干了这么多年,有感情了,特别是每当知道来往的乡亲们要等我载他们过河的时候,我就更有劲了,能为他们的出行提供保障,真的很满足。”

“摆渡”成爱好

赚不到钱也想坚持载人过河,日复一日累并快乐着

进入船内,船舱甲板很多地方已经生锈,木质座椅也已泛黄,有了裂纹。尽管如此,杨安容每日开工前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点船内卫生,卫生弄好后,才开始载第一批乘客。

一根竹篙、一块木质踏板、两把船桨…...是杨安容和李学芳使用频率最高的工具。“竹篙是为了船靠岸时可以稳固船只,启动时,要用它撑着岸边把船推向河中;踏板是为了村民能安全上船下船;船桨则是助力船前进重要的工具之一。”杨安荣介绍,非赶集日,乘船的大多是山后头村的学生,每天早上都会接他们上学,下午6点左右再接他们放学,才会结束一天的“摆渡”工作。

今年15岁的初三学生曾利洁告诉记者,自己每天早上6点多就要准备坐船去车辋镇上学,下午一般5点30左右再坐船回家,来去十几分钟,也挺方便。

记者发现,每下一批乘客,杨安容就会拿起拖把和扫帚清理船甲板,将甲板上多的水扫出去,有泥的地方用拖把拖干净,再开始迎接下一批村民上船。村民上船后,杨安容确认好人数未超过20人后,再一一向他们分发救生衣。此时上船的村民将准备好的零钱拿在手上,等待杨安容来收。确认大家都坐好后,杨安容便与李学芳各自回到铁皮船的两端,开始往对岸划。有时,即使船已经驶离岸边,杨安容和李学芳看到岸上有人要坐船,仍会重新返回到岸边,载村民上船。

今年79岁的法王寺镇山后头村村民陈玉泉,一大早便背着小背篓来到渡口边上,准备过河赶集。“我想上街去交电话费,顺便买点吃的回家。”陈玉泉老家是合江佛荫的,年轻时嫁到了法王寺,在这赤水河畔生活了近60年。“第一次坐船的时候,还有点害怕。”陈玉泉捂着嘴巴笑着说,现在已经习以为常了。

“摆渡”倒计时

封渡停船的日子临近,告别渡口后也不再从事其它职业

山后头村与车辋镇渡口,虽一河之隔,但在以往交通不便的年代,河对岸的村民若步行前往车辋镇上赶集,需要1-2小时的时间。乘船过河,一趟仅需6分钟左右的时间。因此乘船渡河,就成为“两岸”大多数村民平日出行首选的交通工具。

现如今,合江车辋大桥通车在即,将解决赤水河两岸12个村、35000多名群众出行难、农副产品运输成本高的问题。并且还将替代境内赤水河沿岸黄桷湾、车辋大码头等在内的8个渡口,从而消除江河渡口的安全隐患,为群众的出行安全提供保障。这对村民来说,无疑是一件重大利好的事。

而对于有多年“摆渡”经验的杨安容来说,却是一份欢喜一份失落。欢喜是,自己多年划船,导致身体落下了“职业病”,身体逐渐吃不消,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了;失落是,要给自己熟悉并从事了30多年的职业说再见。“心里空落落的。”杨安容说。

“桥修好了也挺好的。”杨安容感叹,虽然热爱这份职业,但是自己年龄越来越大、身体渐渐不如以往,腰、颈椎、膝盖时不时都会痛,划起船来也开始吃力了。”杨安容反复提到“每一个行业都有职业病”这句话,语气里透着一些遗憾。

谈及不能划船后,是否有考虑找其它的工作时,杨安容笑着摇摇头,说“不找了,就当提前退休吧。除了划船,自己也没什么在行的,到哪个山头唱哪首歌,还是回家带孙子实际点。”

与杨安容一样,李学芳“退休”后,也不准备再外出打工了。“我家里有两位80多岁的老人要照顾,离家打工,不太现实,不划船之后,就专心在家里干农活,照顾家里。”李学芳说。

据泸州市交通运输局相关人员介绍,目前合江车辋大桥已全面建成,待附属工程施工结束后,将接受相关部门验收,大桥及两岸连接线有望在今年6月底实现通车目标。

    编辑推荐